今天也要杀了他(又名:老婆总想弄死我) 作者:一发完结

    



    主线一:威胁



    数层的巨大水晶灯投下夺目耀眼的光芒,这些光线被涌动的人群破开,在地上落下细碎的的剪影,随后被精心打理过干净整洁的舞鞋踩在脚下,裙摆翻飞如同色彩斑斓的彩蝶,一只只在舞池内愉悦飞舞。乐队演奏着欢快的乐曲,人群中爆发出喜悦的笑声,男男女女的脸上充满了快活的气息,舞蹈是船上无聊而枯燥生活的调味剂。

    二层的游戏厅是简易版赌博现场,从上面可以俯视一层的环形舞台,是他们寻找猎物发泄欲望的绝佳视角。从楼上看看下方跳舞的美人,顺便下楼邀请她们。

    这次旅途终于要抵达终点,他们一点也没有被船上的凶杀案影响到自己的好心情。

    每一张桌子前都坐满了人,衣衫革履的绅士们紧紧盯着面前的数字,他们都在等待骰子最终落下的地方,只有一个男人双手托腮面带笑容欣赏着他们脸上的神情,而面前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的砝码被他一股脑堆在了根本不可能的17点。

    男人并不在乎输赢,他喜欢看人们懊悔,疯狂以及输掉一切的表情,那才是最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喧嚣的吵闹声混着酒气、雪茄味熏得人头疼,苏颜坐在靠窗的桌子上不悦蹙起眉,蕾丝扇柄微微打开遮掩住口鼻。

    同其他女人多彩豪华的衣裙不同,苏颜穿着素雅简单的帝政风长裙,带着纯黑小帽缀着一朵白花,方形的领口露出修长白皙的颈部,小巧细致的锁骨上搭配着一条珍珠项链,微微鼓起的胸部下方搭着一条束腰,白净的裙摆被裙撑托着自然散开,优雅而克制。

    只是往这儿一坐,她就被不少人暗自打量着,男人们用欣赏调笑的目光毫不顾忌地看过去,而她同族的目光中则带上了一丝猜忌与不屑。

    父母双亡的事情已经流传开,没有父母的庇佑,他们猜测这位可怜的孤女只能通过钓男人来存活下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朵脆弱的菟丝花,她已经没有任何自力更生的能力了。

    “请恕我回绝,先生。”

    礼貌地回绝不知第几位来示好的男士,苏颜已经坐不下去了,只是想到那个陌生的威胁信,她只能按耐住不满逼着自己坐下去。

    对方威胁自己要坐在这里直到散场,否则她的小女仆就要没命。